您的位置:威利斯人 > 威利斯人在线 > 兴全基金诉熔盛重工案开庭,双方激烈冲突缔约

兴全基金诉熔盛重工案开庭,双方激烈冲突缔约

发布时间:2019-09-29 02:48编辑:威利斯人在线浏览(160)

      □本报记者 田露

      要约收购第一案直击:熔盛兴业激辩缔约过失

      11月5日,兴业全球基金起诉熔盛重工“缔约过失”一案在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当日兴业全球基金与熔盛重工均由委托代理律师到庭。庭审过程中,双方律师争辩较为激烈,在五大争议焦点上均未达成共识。

      兴业全球基金要求赔偿,熔盛重工认为并无缔约过失,案件将择期再审

      据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原告兴业全球基金愿意接受调解,而熔盛重工拒绝调解。昨日南通市中院表示,将择日再度开庭或宣判结果。

      本报记者 韩迅 江苏南通报道

      逾十亿保证金尚未撤回

      在一场或将影响到A股市场要约收购发展的庭辩中,没人愿成为失败者。

      兴业全球基金对熔盛重工提起诉讼,认为熔盛重工在收购安徽全柴集团的过程中,对A股上市公司全柴动力触发了要约收购义务,而后又撤回要约收购申请材料,存在“缔约过失”责任,要求熔盛重工赔偿兴全趋势混合型基金看中相关投资机会而持有的全柴动力200万股股份所形成的1600多万元的损失,并承担诉讼费用。而在法庭审理过程中,熔盛重工方面表示无法接受,要求法庭驳回原告的请求。

      11月5日,江苏南通市中院。兴业全球基金起诉江苏熔盛重工有限公司(下称熔盛重工)在对全柴动力触发要约收购义务过程中“缔约过失”一案开庭。

      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从庭审过程透露出的信息来看,熔盛重工在上述收购过程中向安徽省产权交易所和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所交纳的累计约11.5亿元的保证金目前还未撤回。根据公开信息,在熔盛重工撤回对全柴动力的要约收购申请之后,其曾经向中登公司申请返还5.24亿元的要约收购保证金和利息。而在昨日庭审过程中,当审判长向被告方熔盛重工询问“保证金的目的是为了保证什么时”,熔盛重工方面的回答透露,虽然其向安徽省产权交易中心及中登公司申请返还这两笔保证金,但目前两机构还没有给予回应。

      在庭审现场,尽管兴业全球基金与熔盛重工均指派代理律师出庭,但控辩双方交锋异常激烈。兴业认为熔盛重工存在“缔约过失”,并索赔1637.02万元。而熔盛重工则认为双方并未进入缔约阶段,不存在过失。唇枪舌剑之下,双方均不同意调解。

      双方争议围绕五大焦点

      是日,远在南通300公里之外的全柴动力(600218.SH)以单日下跌3.04%报收8.61元,平静地完成了一天的交易。

      在昨日的审理过程中,审判长总结了原告与被告之间的五大争议焦点,得到了兴业全球基金与熔盛重工的肯定,认为焦点总结得清晰、准确,但在整整一上午的审理过程中,双方在争议事项上均未达成一致。

      此案最早要追溯到2010年10月。当时全柴动力公告,全柴集团转让控股权。熔盛重工于2011年4月对全柴动力其他股东发出要约收购,拟以16.62元/股的价格收购其他流通股份。但此后要约收购迟迟未履行。至8月底,与熔盛重工承诺的16.62元要约收购价格相比,全柴动力的跌幅已达48%左右。购入巨量股份而巨亏的兴业全球基金遂将熔盛告上法庭。

      这五大争议焦点是:缔约过失是否应以要约的有效和发出为基础前提;熔盛重工是否存在缔约过失责任;熔盛重工是否涉及隐瞒信息、未及时提示风险等不诚信行为;兴全趋势基金因持有全柴动力200万股股份所发生的损失,与熔盛重工的收购行为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如果存在因果关系,该如何界定损失。

      何为缔约过失?缔约过失应当承担何种责任?不惟参与庭审的各方,关心资本市场要约收购的各界人士都期待从这起庭审找到问题的答案。

      对这几大焦点,原告与被告在庭审中交锋较为激烈,兴业全球基金认为,证券市场中的要约收购有别于一般《民法》中的合同要约,熔盛重工的要约有效发出应以2011年4月其公布的《要约收购报告书(摘要)》为界。而熔盛重工则认为,收购要约还没有来得及发出,也就不存在“缔约过失”责任。此外,兴全基金指出,熔盛重工在2011年8月获得商务部、国资委对于其收购全柴集团的重要批复之后,并没有按此前约定“立即将补正材料上报中国证监会”,而在迟至一年之后,才宣布撤回对全柴动力的要约收购申请,这期间也未及时向投资者披露国资委的批复文件存在一年的有效期限制。

      五大争议焦点

       ? ?熔盛重工则表示,需向证监会补正的材料涉及到对全行业的影响及相关战略规划等,准备工作需时较长,而信息披露义务也已尽到,只是披露平台与兴全基金所认定的有分歧而已。

      在11月5日上午8点半,南通中级人民法院的门口就围满了前来旁听的各界人士,除去熔盛重工与兴业全球基金的人士以外,各地媒体亦云集此间。

      “兴全趋势基金前后大量、频繁买卖全柴动力股票,在2011年8月熔盛重工的收购事项获得商务部与国资委的重要批复后,反而卖出500多万股,风格激进,作为具有较高资质与专业水准的投资机构,基金公司应该明了收购过程所具有的相关风险,兴全趋势基金未尽到勤勉责任,应该自我反省。”熔盛重工的代理律师在谈到兴业趋势基金的损失时说。

      兴业全球基金主张熔盛重工存在“缔约过失”,并索赔1637.02万元。兴业全球基金称,基于对熔盛重工收购全柴动力的意向的信任和合理预期,公司在2011年5月5日之后购入了753万股全柴动力,后基于各种因素卖出553万股,但是其中200万股一直没有售出,一直到熔盛重工宣布撤回交易。

      昨日审判长询问双方是否有调解意向,兴业全球基金表示愿意接受调解,熔盛重工拒绝调解。

      在兴业全球基金的代理律师看来,其主要理由是:自2011年4月28日《全柴动力要约收购报告书(摘要)》公告起,原、被告就已经进入股票买卖合同的缔约过程。兴业全球基金自同年5月起,开始购入和持有全柴动力股票,因为“合理认为”、“合理期待”熔盛重工能按《要约收购报告书(摘要)》条件缔约成交而持有200万股股票,现因熔盛重工的过错致使行业全球基金“合理期待”落空而造成损失。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因此,兴业全球基金要求熔盛重工以“缔约过失责任”为由赔偿其损失。

      对此,熔盛重工代理律师在法庭上予以反驳,他们的理由是熔盛重工与兴业全球基金并未进入缔约阶段,因此也不存在缔约过失。

      记者注意到,双方争论的焦点主要在五个方面,包括熔盛重工对全柴动力的收购要约是否生效;兴业全球基金是否存在缔约过失;熔盛重工是否存在隐瞒信息不予披露情况;兴业基金的损失,是资本市场固有风险,还是与熔盛重工的行为存在法律因果关系;如果存在因果关系,兴业基金的1637.02万元赔偿损失是如何计算的?

      熔盛重工代理律师认为,本次要约收购缔约的起始点为要约收购获得中国证监会的批准并予以公告。但是,在兴业全球基金看来,从全柴动力2011年4月28日发布《要约收购报告书(摘要)》之日起,要约收购缔约即已经生效。

      实际上,要约收购缔约的生效已不再是双方争论焦点,原被告双方均认为在法理方面已达成一致,按照《合同法》,熔盛重工对全柴动力的要约收购并未正式生效,其余四点,双方皆各执一词。

      熔盛重工的理由是,在2011年5月至2012年7月底期间,兴业全球基金共买卖全柴动力股票达6000余次,最多时持股753多万股,后经减持553多万股后,仍持有200万股。“如此大量买进卖出的实际操作情况充分说明,兴业全球基金对要约收购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是心知肚明的。短期买卖频繁,操作风格激进,完全是兴业全球基金依据自己对股票市场的理解和判断而进行的投资行为。”

      在其代理律师看来,如果兴业全球基金真的是“合理期待”能按《要约收购报告书(摘要)》条件缔约成交,进而由熔盛重工收购其持有的全部股票,就不应当卖出其持有的553多万股股票,而仅仅只留200万股。

      对此,兴业全球基金律师反驳,之所以卖出553万股左右的全柴动力,主要是因为当时对熔盛重工的履约并不能充分信赖,“一直到他们披露了国务院国资委和商务部的批复之后,公司相信熔盛重工会履约,才对熔盛重工的要约收购给予了充分信任,因此保留了200万股。这亦是此次诉讼为何只以200万股的损失进行起诉,而没有使用最初的753万股”。

      双方均拒绝调解

      根据《证券法》及相关法律规定,发生要约收购时,被收购的上市公司为本次要约收购信息披露义务的主体,由其组织各方披露要约收购的相关信息,相关方需根据上市公司的要求进行信息披露。

      那么,熔盛重工是否存在隐瞒信息披露的事实呢?

      兴业全球基金律师认为,2011年8月31日后,熔盛重工的信息披露是严重不完整的,有误导投资者以为其仍在准备补正材料继续进行此项要约收购的嫌疑,并隐瞒了真实的情况。“部分表述显然传达出要约收购仍在进行中的信息,但直至2012年7月17日,熔盛重工才通过全柴动力公告其在重新考虑本次要约收购计划,正与转让方商讨延期可能性。至此,上市公司才提示本次交易尚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对此,熔盛重工律师认为,公司已经及时、全面、真实地披露了有关要约收购进展情况等有关信息,根本不存在故意隐瞒有关情况的任何情形。“兴业全球基金所称损失由其错误判断和激进投资风格造成,应由其自行承担责任,这个损失和熔盛重工无关。”

      另外,在庭审的辩诉中,兴业全球基金律师提出一个观点,即熔盛重工在国务院国资委批复的时候,并没有披露这个批复的有效期是一年的信息,这影响到了公司的投资判断。

      对此,熔盛重工的律师认为,公告是全柴动力发的,并非熔盛重工所发,“这个公告很明显写道,是国资委抄送,而非来自熔盛重工,因此,如果说没有披露批复有效期,这也是全柴动力的责任,和我们没有关系”。

      有一点值得注意,在此前市场认为兴业全球基金投资全柴动力,是无风险套利。对此,兴业全球基金律师予以驳回,并称公司从来没有对外表示过这是无风险套利。

      在他们看来,熔盛重工故意拖延上报中国证监会的补充材料,“即使不是恶意,也是故意的。虽然没有法规规定具体的上报期限,但是熔盛重工在全柴动力的公告中曾表示会立即上报补充材料,这个立即,不应该是一拖就是11个月之久”。

      对此,熔盛重工的律师解释是因为补充材料包括三方面,除去国资委和商务部的批复以外,还包括公司收购全柴集团之后的产业规划,以及熔盛方面有人在此期间买卖全柴动力股票,“尤其是第二个产业规划,是非常复杂和专业的资料,因此研究和准备的时间很长,这是耽误了最终上报补充材料的一个重要原因”。

      对于投资者关心的要约保证金问题,熔盛重工表示“要约收购保证金仍存放于中登公司的帐户中,至今也没有返还给公司”。

      另外,存在安徽省产权交易所的6.4亿元保证金什么时候能够归还熔盛重工,亦是投资者关心的问题。

      记者得到的一份熔盛重工与全柴集团的《产权交易合同》第十一条“违约责任11.1”中明确写道,“任何一方无故提出终止合同,因按照本合同转让价款的2%向对方一次性支付违约金,给对方造成损失的,还应承担赔偿责任。”

      资料显示,2011年4月,熔盛重工以投标价格21.49亿元中标取得购买全柴集团。按照2%违约金计算,一旦熔盛重工违约,其最低违约成本即只需要支付给全柴集团4298万元即可,相对于高昂的收购价来说,这点损失几乎不值得一提。

      熔盛重工一位高层告诉记者,只要和全柴集团达成谅解,“双方经过友好协商解除合同之后,根本不会出现赔偿”。

      在11月5日休庭之前,审判长询问双方是否愿意进行调解。

      戏剧性的是,兴业全球基金代理律师当庭点头表示同意,但是随后记者了解到兴业全球基金并不同意调解。同样,熔盛重工亦不同意调解。

      对此,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只得宣布休庭,另行通知再审或者宣判。

      留给市场深思的是,在这场引发争论的要约收购中,究竟谁把普通投资者的利益放在了第一位呢?本报记者将对此案的最新进展进一步跟踪报道。

    本文由威利斯人发布于威利斯人在线,转载请注明出处:兴全基金诉熔盛重工案开庭,双方激烈冲突缔约

    关键词:

上一篇:文华财政和经济,基金滞销

下一篇:没有了